業界新聞

“前置倉”吹響上市集結號:第一股爭奪戰打響

作者:ZNS  點擊次數:130  發布時間:2021-02-25

前置倉即配模式可能正在迎來一波扎堆兒上市潮。

根據彭博的消息透露,叮咚買菜考慮最快年內赴美IPO,至少募資3億美元;也有市場傳聞,每日優鮮的IPO計劃已經啟動,pre-IPO的融資接洽多家機構,高盛為主導投行,兩家前置倉的“鼻祖”正就“前置倉”第一股的席位展開激烈爭奪。

對此,《靈獸》向上述平臺求證,截至發稿前,每日優鮮與叮咚買菜均未有官方回復。

奪得“前置倉”第一股的意義非凡,因為它不僅有更大可能掌握市場定價權,吸引更多的資金,還能為其在下半場的競爭中掌握更多主動權。

1

最早傳出叮咚買菜即將上市的消息是去年9月,如今再次被提及。

有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有關事項的審議仍處于早期階段,所涉細節都存在變動的可能。

同時,有媒體報道稱,叮咚買菜此次上市的目的為籌集資金,確保競爭激烈的生鮮食品配送市場上維持業務優勢。

一直以來,前置倉模式在整個零售業都是重資產,無論從供應鏈、冷鏈倉庫以及末端配送,還是擴張帶來的成本上升等因素,都是這個模式尋求上市的重要因素。

回望前置倉業態一路走到今天,正是靠著資本源源不斷的輸血鑄就。

叮咚買菜成立的三年間,共完成7輪融資,資方有今日資本、紅杉資本、高榕資本、星界資本、CMC資本、BAI等,自2019年7月至今,叮咚買菜也再未公布新的融資情況,梁昌霖甚至多次親自下場回應,力破融資傳聞。

而每日優鮮則在2020年7月獲得了近5億美元的F輪融資,是行業最大規模的一次融資。

頻獲融資的前置倉,一方面,說明資本市場對“前置倉”模式較為看好;另一方面,也表明前置倉業務過于燒錢,企業自身供血能力不足,而此番上市,可能也是對背后諸多投資人的一個交代。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叮咚買菜創下一年內連續拿下5輪融資記錄后,在2019年僅拿到兩次B+輪融資,此后再無消息,梁昌霖一邊對媒體宣稱,公司賬面上現金充足,一邊用大肆擴張來回應“沒錢”傳言。

但從叮咚買菜的擴張速度看,平臺短期內現金流還是充足的。前置倉模式最為市場詬病的則是如何實現規?;?。

2

尤其在各種“到家業務”的競爭下,前置倉模式想要實現規?;y上加難。

除每日優鮮CFO王珺曾在2020年公開表示,每日優鮮于2019年年底實現全面盈利外,尚未有其他企業宣布盈利。

盒馬CEO侯毅還在公開場合表示,并不看好前置倉模式,稱前置倉是生鮮電商領域的偽命題,始終無法解決三大問題,即客單價提不上去,前置倉損耗率下不來,毛利率和損耗不保證。

這個被“飽受詬病”的前置倉,被業內人士直言是“補貼出來的偽需求,幻想出來的新市場”,如果成功上市,不知是否能扭轉行業此前的定論?

但從過往的案例看,能否盈利并不是上市的必要條件。

以達達集團的赴美上市為例,2020年6月5日,達達集團登陸美國納斯達克,但其上市時整體業務是虧損的。但其市值卻從上市時的35億美元很快升至60億美元。

也許達達集團的上市,為類似的“到家模式”開了個好頭。

同樣,即便上市成功,也不能證明其商業模式就一定成立,但這至少表明其獲得了資本市場的認可。

其實,前置倉模式想要實現小范圍的盈利也許并不難,難的是如何實現全國性的規?;?,這自然需要充足的資金來應對長期虧損和可能的配送軟件資金鏈風險。

此外,取決于前置倉能否盈利的主要因素還在于訂單密度和客單價。拿叮咚買菜來說,據海通證券2019年的相關研報顯示,叮咚優選日均訂單量只有達到每倉1250單,才可實現盈虧平衡。

而梁昌霖最新透露,截止到2020年底,叮咚買菜前置倉數量約900個,日訂單超90萬單。配送系統這樣測算下來,叮咚買菜單個前置倉訂單量約為1000單。

根據《中國經營報》的報道,開源證券曾對叮咚買菜進行了盈利模型測算:中性假設情況下,假定客單價、日客單量、毛利率分別為50元、1000單、25%,則全年收入為1659萬元、毛利為415萬元;成本端,假定每單配送費為6元,則年配送成本達到219萬元,加上租金、人工、攤銷、水電等其他費用,合計達到420萬元,占收入比重為25.3%,營業利潤為負。

目前看,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都已經度過前期的倉儲管理軟件大幅投入期,但在倉儲管理系統全國擴張的道路上,二者卻略有區別。前者更為激進,每進入一個城市都需要花費大量的資金建設,后者則轉為保守。

但由于不具備傳統線下門店的引流功能,平臺拉新成本和營銷成本并不低。

尤其是面對已經成熟的一二線城市,運輸管理系統用戶基本已經開拓完成,只有下沉獲得運輸管理軟件待培育的用戶和市場,這一點,叮咚買菜和每日優鮮有極大的共鳴,從各大短視頻平臺和社交媒體投放的廣告即可看出。

此外,前置倉模式下,由于SKU的限制和訂單量的不確定性,客單價和毛利率都不高。

對于前置倉的企業來說,既要在市場上“跑馬圈地”,又要面對諸多包括商超、便利店、社區團購、菜市場等諸多競爭對手的侵襲。

當然,如果能夠在這些常態化競爭中存活下來的諸多前置倉點位,就會逐漸成為其“護城河”。

3

前置倉IPO消息扎堆而來的同時,興盛優選也傳出將完成最新一輪30億美元融資。

對比前置倉,社區團購在去年更受資本青睞,不少投資人和業內人士直呼,“社區團購的盈利速度要比前置倉快很多”,尤其是美團、拼多多等互聯網巨頭入局社區團購后,兩大平臺的股價也開始接連上漲。

其實,社區團購不過是用犧牲時效性來降低履約成本,正是這一模式,與倉儲軟件前置倉形成直面競爭,況且背后還站著互聯網巨頭做金主,對運輸系統前置倉的玩家來說,現在進行IPO“迫在眉睫”。

除了爭搶先發優勢,集中上市的另一大原因是,時機所致。

從去年開始,不少企業已經進軍IPO或者已經進入籌備階段。從運輸軟件宏觀環境來看,貨幣的寬松導致資本市場整體向好,例如美股、港股,甚至是A股市場的環境都較為火爆,前置倉選擇此節點上市可能會更容易獲得高回報。

另一方面,疫情以來,消費者減少出門和在外就餐的頻次,更多WMS用戶選擇線上消費、到家業務、生鮮電商、前置倉業務迎來業績暴增。

據Fastdata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6月,生鮮電商交易額達1821.2億美元,已經超過2019年全年交易額度。并且這一增長趨勢還將繼續。

疫情的長期持續和反復也是前置倉企業業績增長的重要推手。根據數據監測,疫情期間的三個月,叮咚買菜日訂單量增長了3-4倍,訂單單價較平日上漲30%。TMS根據極光數據公布的數據,叮咚買菜的2020年均MAU為5317萬,年MAU增長率為89%。

趁著東風,叮咚買菜還在去年大舉進軍了10多個新城市,而這10多個新城市倉儲系統前置倉的總量,大概和北京、上海兩個城市的前置倉總量相當。

也許在這個當口上市,才是最好的時機,前置倉企業自然要加快IPO的步伐。

過去幾年,通過“燒錢”尋求業務擴張,是前置倉的常態和戰略,想要打通經營模式則需要重金投入,更何況還要在競爭激烈的到家業務中維持市場占有率。

因此,上市似乎是前置倉企業目前的最優解,依靠IPO籌集資金保障平臺運轉順利,擺脫對投資市場的依賴。

當然,打鐵還需自身硬,唯有找到一條可行的盈利之路,才是前置倉企業安身立命的根本,亦是長久之計。

關閉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亚洲国产在线观看在5388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