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界新聞

誰才是2021零售數字化“真把式”?他用一張圖說透了

作者:ZNS  點擊次數:132  發布時間:2021-02-24

“過去一年,雖然零售企業對數字化建設的熱情達到了一個頂峰,但行業中數字化建設比較成功的案例還是相對較少的。”伯俊軟件董事長孫一暉如是說。

在他看來,造成這個現狀的主要原因,是零售企業對數字化的認知沒有真正改變。“疫情讓大家非常急于進行數字化,但疫情一過,大家又回到了和之前一樣的思路,認為數字化只是在解決線上線下的融合的前端銷售問題。實際上,那只是數字化很重要的一個結果,而數字化還需要更多背后的基礎建設。”他補充道。

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里,孫一暉看到了零售行業數字化的巨大變化,并且擬定了接下來的規劃:將ERP產品SaaS化,將中臺項目產品化。日前,伯俊軟件拿下了新的一輪近3億元的融資。這筆融資來電商SaaS服務商有贊,伯俊希望和有贊攜手,將雙方的強勢能力進行互補,為客戶提供更加綜合的解決方案。

零售數字化在過去一年中究竟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在外部環境巨變的過程中,企業數字化的問題究竟要怎樣解決?接下來的零售企業數字化方向又是什么?作為零售數字化服務20年的老兵,孫一暉向億邦動力一一揭曉了答案。

品牌“饑不擇食” 卻沒看清數字化的本質

作為零售數字化服務商,伯俊陪商家一起經歷了過去一年的巨變。

“品牌客戶受到疫情的影響,企業數字化服務商的業務也會受到影響,比如運輸管理軟件線下部署相關的業務量明顯減少了,很多業務的實施和交付都往后做了延期。但是與此同時,微商城、導購助手等私域方面的布局服務,業績上漲卻非常大。”孫一暉告訴億邦動力,2020上半年,零售企業都非常急迫地需要微信端的服務,很多以前在猶豫的客戶都快速做了決定,希望能通過布局私域能力觸達原有的消費者,甚至可以說是“饑不擇食”的狀態。

而零售數字化服務的爆發發生在年中。“5、6月份的時候,國內消費出現了報復性反彈。我們的很多項目也擠壓在了一起,甚至需要增加團隊人員才能滿足客戶的需求。”孫一暉介紹,經過上半年的困境,零售企業對數字化的重視程度和價值認知都上升到了戰略層面,幾乎都認識到了數字化是未來最最重要的建設方向,只是方法沒有用對。

孫一暉指出,線上的銷售渠道一直在變化,從最初的淘寶天貓,到微信公眾號、微商城,再到內容平臺、直播平臺等,每當有新的渠道出現,就會出現一批專為這些渠道而生的品牌,受到巨大的追捧和關注,這會吸引很多傳統品牌進行模仿,蜂擁做直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比如我們很多客戶都要開抖音小店做直播,銷售容易,但怎樣把抖音的訂單抓取下來,分配到某一個倉庫或者門店完成發貨,這個過程是需要系統的內部數字化建設的。”他舉例稱,一場直播可能會突然爆發出非常大的銷量,可能必須要從門店發貨才能滿足銷量,但門店的貨本身自己也在做銷售,能同時協同其它渠道的銷售是很難的。

“場景很簡單,線上賣貨讓門店發貨,但想要實現并不簡單。企業現在要面對那么多渠道,企業內部的信息系統其實都沒有做好這個準備。怎么把1000家線下店的庫存共享起來?需要怎樣的策略才能更準確的把商品分配到各個渠道?如何決定一個訂單讓哪個門店或者倉庫發貨?這些需求的解決需要非常復雜的策略。”孫一暉指出,全渠道數字化是一套解決方案,如果用“中臺”技術去做全渠道,會把全渠道業務做得更加徹底。

線上渠道只是表象 企業需要“中臺”提效

“中臺”是什么?孫一暉坦言,倉儲管理系統其實并不容易說清楚,它沒有一個界面,是一套邏輯。

一個企業內部可能有很多套業務系統。以庫存為例,每套系統里都有庫存這項數據,電商渠道有庫存,線下門店有庫存,微信商城也有庫存……在以前,渠道有限,企業有精力單獨運營每一套系統,倉儲管理軟件但這個時代已經不能這樣做了,因為渠道太多,必須要把每個渠道的庫存統一起來,互相同步。

擺在眼前的問題是,每個系統內部的接口都非常復雜,同步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而中臺的角色就是,讓所有的系統把庫存信息都告訴自己,統一管理,當產生訂單的時候也告訴中臺,中臺會實時反饋目前還有多少庫存。

“森馬線上有400多家店,運輸管理系統有一款衣服在線下有1000件,那線上每家店應該分配幾件衣服?兩件,線下不夠賣了,5件,直接賣超了。中臺可以讓所有店的庫存數據動態變化,當一家店的庫存原本有35件,其它渠道促銷之后這家店看到庫存也會減少20件,這樣的場景只要在中臺建立一個庫存中心就可以實現了。

其它業務板塊也是一樣,企業可以把所有系統中的公共元素抽象出來放在中臺,以服務的方式向各個系統去提供服務。”孫一暉表示,用簡單的話說,在沒用中臺之前,配送系統企業的數字化運營需要前臺銷售直接連接后臺數據庫,現在不需要調用數據了,直接和中臺連接調用服務就好。

據介紹,伯俊在國內已經做了40多個中臺項目,運輸軟件但并不是每個項目都足夠理想,因為做好一個中臺需要對企業的業務有非常深刻的理解,把每個業務抽象成一個模型共享在中臺,再向前臺去提供服務,路程非常長。而且,中臺的技術難度也非常高,同樣的業務需求,如果不用中臺就可以解決的比較直接;如果啟用了中臺,業務需求要先被抽象成模型出來再去做開發,是個非常復雜的過程。也正是因此,目前,整個行業里中臺的搭建失敗案例多于成功案例。

“‘中臺’是一個非常重的布局,企業幾乎無法自己完成,我們了解到自己做中臺的配送軟件企業,擁有1000多人的IT團隊,但這是一般品牌根本無法做到的。”孫一暉如是說。

數字化的終局:解放品牌去專注于產品

據了解,在零售端數字化這個百億量級的市場里,服務大致可以分為公域電商訂單系統、私域電商商城搭建和CRM、數據服務等。在眾多維度的服務中,都有很多具備優勢的服務商。而伯俊的服務,幾乎覆蓋了零售企業從成品入庫、批發、門店管理以及終端服務等,但更大的優勢集中在后臺。

孫一暉坦言,雖然伯俊有CRM和微商城等方面的服務產品,但并不具備行業優勢,而有贊擅長;倉儲軟件有贊的服務更多集中在前端交易,因此也需要后端ERP的支撐,運輸系統這正是伯俊的強項。雙方業務可以達成很好的互補。

“比如有贊的一個客戶,需要按照區域或者門店開通很多微信商城,每家店庫存的實時數據,有贊抓取不到,但伯俊可以。而伯俊很多客戶也需要做商城和相對應的營銷,有贊可以提供這部分能力。雙方合作后,兩個企業內部可以更好地對接,系統也能更好地集成起來。”孫一暉告訴億邦動力,目前零售企業面臨的一個巨大困惑是,數字化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知道該從何下手,急需一個綜合的一站式的數字化服務商,而伯俊和有贊結合之后,零售端的服務幾乎可以覆蓋80%。

“之前,之所以線下零售相對線上零售會落于下風,就是因為數據應用的差異,線上數據是完整的,線下數據是缺失的。但WMS經歷了這么多年的發展,零售企業在線下其實也積累了很多數據,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把線下積累的數據服務于顧客,做精準的投放和營銷。”孫一暉判斷,未來,企業零售端數字化,一定會從基礎建設轉向數據類能力的建設,以后除了零售端,包括企劃、生產等環節都會更加依賴數據。

“截至目前,零售端的數字化建設基本都停留在行為端,本質上都是在做執行工具和系統。很多事情會按照算法預先做好,從TMS目前替代手工的作用升級為替代人腦做決策。”孫一暉指出,以往倉儲系統很多零售企業的成功依靠的是創始人的能力,但畢竟人腦的能力有限,未來一定要依賴算法和邏輯去避免問題的出現。

“數據本身具備驅動業務的能力。”孫一暉預測,未來數字化的理想狀態是,解放品牌去注重產品的設計和研發,市場判斷、投放、執行等都將可以由數字化完成。

關閉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
亚洲精品国产自在现线_亚洲国产在线观看在5388_亚洲国产在线精品国